[第1篇    明晟“球型生态金融”概念的提出和定义]

2015年,明晟成立伊始提出了“球型生态金融”概念,作为指导明晟发展的核心理念,它是明晟旨将业务生态体系实现立体化构建并保持各资源配置相对平衡,通过发挥各自的运营优势,实现集约式发展的全要素金融商业模式。综上所述,“球型生态金融”大致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1.行业发展与社会化融合相结合、组织体系与业务模块交互共通、产品服务节点的全方位掌控。
2.业务产品和服务模块化、资源整合融入立体化、体系要素通道化、执业文化理念生态化;同时紧跟国内金融行业的发展趋势和业态属性的变化。
3.建立常态化的跨领域探索和尝试机制,不断摄入新的,能促进自身发展要素持续更新和生成的“信息源”“营养源”“动力源”。
可见,“球型生态金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虽然抽象,但涉及公司发展和运营的脉络是清晰的、可梳理的,并从业态上呈现多元立体和动态效果。其中,“球型”和“生态金融”作为两个独立却联系紧密的名词,组合后应按如下逻辑内容解读:
“球型”——多维度、全要素,但基本联结方式不变;金融业态的一般形式,主要基于点、线结合的单层面物理结构,虽然理论上是运行效率较高的一种结构形态,但会导致信息重叠以及因“节点”变动造成体系化受损,尤其是资源挖掘型金融企业(机构),简单采用这种形式会造成资源深度挖掘以及追求可持续发展时受阻;而“球型”结构的特点是,在主营业务保持不变的情形下,各项有机要素围绕和充实其中,既能有一定的资源自由组合,同时在必要时能快速形成有利于促进核心业务的转化能力。
“生态金融”——深入浅出地说,是通过对金融行业的生态特征、系统性抽象要素等进行归纳总结,并在信息交互、资源配置等方面构建金融内外部各因素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有机的价值关系。“生态金融”借用了仿生学的概念,即:一般事物的生态包含了系统内以及系统间各种关系的总和,是一个动态的、系统的有机链。所以,可以视金融领域作为社会经济系统中的子系统,而“生态金融”则是由金融这类子系统和与之相关的其他系统,构成能互相发生作用的“生态链”,并让这个“生态链”尽最大可能地与金融核心业务实现多维度关联。

[第2篇    明晟“球型生态金融”和“海陆空”模式]
2015年公司提出“球型生态金融”后,随着市场发展变化与实际公司运行相互结合,次年在完善相关战略的同时,对“球型生态金融”的内部核心体系提出“海陆空”的业态模式;“海陆空”是“球型生态金融”概念下构建的可执行的发展战略模式,是推进明晟由无形变有形的多元产业拓展思路。
“海”指的是以当前市场为背景,开展的以现有产品服务为核心的服务,与同业以及其他社会资源开展互惠合作。
“陆”指的是涉及明晟相关业务体系中,以农村乡镇等为核心地域所开展的基础运营发展模式,为完善基层服务体系组织架构、促进相关业务落地发挥作用。
“空”指的是在“球型生态金融”整体概念下,明晟与政府、学术界、法律界等高端资源进行对接,为明晟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基础保障和顶层设计支持。
近两年来,明晟打破金融服务目标群体单一的传统观念,提出“海陆空”发展模式,不断深入农村乡镇等基层,实现资金和资源的多元化供应。同时,也能以国家整体宏观发展为背景,不断提升明晟的发展战略层级。
同时,明晟一直秉持“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执业理念,鼓励支持公司相关产品及服务在促进实体产业发展方面发挥应用。同时,整合各种内外部资源,持续加强创新能力,力求在军民融合领域、金融核心业务、社会服务等方面获得新的突破,提升明晟的整体品牌影响力。
通过“球型生态金融”体系中各要素的完善与整合,逐渐丰富“海陆空”模式中关于各项工作的内容,拓宽相应的领域和维度,例如:明晟的各业务线通过“球型生态金融”模型的定义,归类并以某种形态存在着,通过“海陆空”概念的对接,再次进行拆分、细化、组合。这种组合既可以是根据某种逻辑关系“定制”,也可以在执行过程中根据市场的需要实现“剥离”或重新组合。
从运营模式上说,“海陆空”作为明晟“球型生态金融”体系的推动力量,将成为明晟业务的主要载体。未来,在合适的市场环境催生下,相关运维模式中将产生“裂变”效应,促使“球型生态金融”多元化发展。同时,在“球型生态金融”体系架构逐步完善的过程中进一步发挥各种“变量”作用,促进各业态的有机融合,并使这种融合在特定条件和背景下,衍生出其他多元“业务模块”。

[第3篇    “球型生态金融”与明晟业务运营体系的指导性阐述]
明晟的“球型生态金融”体系与其他立体产业模式不同,前者具有较好的架构与职能描述,而后者则只是建立在一般商业规则和经验基础上,两者虽然具有一定关联和匹配,但展现形式和执行结果却不一样。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不同,主要源于明晟的相关业务和产业模式有着不同的定义,通过明晟基于对国内外金融行业发展现状的了解和预期,制定的能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适合明晟自身发展路径和方向的体系化方案,并产生经验和信息的累计效应。同时,以智能化的形式为市场投放及服务延伸开辟通路,包括:市场推广活动、市场拓展活动、产业宣传等以及相关费用和预算的统筹。其模式的功能方面具有以下四方面特点:
640xoy3dr7i

互补性  在多元领域背景下,各运营模块之间可以结合市场情况和自身业务特点,实现业务增量的扩充,例如,金融模块有相关流量需求,则可通过社服中心和科技中心,利用载流和导流的方式将潜在的客户以“零基础”的开发,以办会、活动等形式进行有效地对接。
互通性  明晟目前以“四个中心”为主旨核心思想,由于部分业务具备顶层设计,因此基本涵盖了目前国内综合金融管理体系中常见的业务模式、信息数据、资源匹配、人才储备以及生态管理要素实现贯通与互融。
互利性  通过对明晟相关业务的解读,使明晟运营模块的整体运行能实现相对独立,同时又能实现多元业务的适当交叉和节点式管理。
互为性  通过“球型生态金融”体系的架构,基本实现明晟各业务板块的交叉与互融,并通过公司与分公司,公司与合作商共同营建良性生态体系,建立长效稳定的协调机制,以实现互利互融和共同盈利为出发点,彼此寻找市场新的商业机会和合作模式。
通过互补性、互通性、互利性、互为性,“球型生态金融”概念将逐步清晰,并成为对明晟业务体系产生宏观指导作用的核心要素之一,并由此而产生出不同形式的信息渠道、资源渠道、资金渠道。

[第4篇  认识“球型生态金融”中的“化学变化”]
“金融生态”是指影响金融业生存和发展的各种因素的总和,既包括与金融业相互影响的政治、经济、法律、信用环境等因素,又包括了金融体系内部各要素,如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工业、金融产品,通过资金链条形成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系统。
明晟认为,“金融生态”主要指的是金融运行的外部环境,而非金融机构内部运作,也就是说金融运行的一些基础条件是“金融生态”的重要组成。影响金融生态的要素:从社会和经济层面角度来说,大体可归纳为体制性、基础性、环境性三类因素。
明晟管理层一直从具体专业结合宏观形势的视角,思考国内金融市场的变化趋势以及自身运营发展的方向,“球型生态金融”理念因此孕育而成。通过明晟多元发展战略模式的初步定型,明晟也象征性地提出通过内部自身建设要素的变化,形成由一般的“物理变化”上升为能改善周边金融生态的“化学变化”,并使其通过对各发展元素的整合、联结、共融,实现这种“化学变化”的常态性。
目前,结合自身服务模式的特点,明晟已经将这种“化学变化”直接或间接地应用于明晟的多元化品牌建设,以全面渗入到明晟各业务板块中;并借助“球型生态金融”的扩展性逐步完善顶层设计的规划和统筹。

[第5篇 “球型生态金融”与服务品牌运营]

在明晟的品牌体系与市场活动中,由于业务和服务模式的同业差异,需要借助“球型生态金融”理念来为相关工作的开展提供主旨思想,以及在品牌识别方面所具有的特殊性。主要包括:在社会化沟通和交往中建立一套适合明晟品牌运营发展的市场规范准则;并经过品牌要素传输或渗入的路径,直接或间接体现在员工的日常行为中。
明晟提供的是“服务化产品”,更多的区分在于有形的和无形的服务。不存在什么现实版、以物质形式存在的具象化产品。为此,反映涉及品牌理念和价值取向等核心要素,从新产品开发、整合营销、客户关系管理、社会化反馈等,都是基于金融机构的主观意愿和责任来实现的,从内部的组织架构、职责分配、员工职业素养的养成等,主要涉及以下内容:
技术形象  主要指公司技术要素和市场结合后所形成的沟通内容要素,“科技中心”概念的提出,就是代表符号之一。
市场形象  主要指明晟所在行业领域内的综合表现和反馈,除公司对外宣传的价值观和理念外,还有来自客户、合作伙伴、社会机构等的客观评价。
公司形象  一般指公司对外进行社会化沟通时传达信息的重点和如何快速形成要素解读,“球型生态金融”概念的提出,将明晟定位于立体的、交叉的、多元的业务体系。
未来性形象  主要指明晟相关业务关联性的基础上,通过“球型生态金融”对明晟发展战略的解析,给予需求者和合作方较为清晰的指导方向。
外观形象  一般指的是明晟在运营过程中给予的涉及内外部装潢、员工形象、展业形象等第一视觉要素,并通过适当的形式融入“球型生态金融”价值体系。
此外,还涉及经营者形象、综合形象等,这些都要纳入“球型生态金融”体系中关于明晟品牌要素的构建和维护。